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续半阙

时间:2019-07-13 10:38: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天地沙鸥,我等微如草芥。不敢让自己惊扰了红尘,也不让红尘惊扰了自己。都说人出生的时候,原本是没有行囊的,走的路多了,便多了一个包袱。而我如何放下世俗的行囊?放下红尘的包袱?我开始去介怀,我是否就不应该拾起这样的包袱。

白驹过隙的一生,太多的痴念放不下,毕竟我等都是“俗人”,遁入红尘这种事,想想也就罢了。因此便是庸庸碌碌,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读过这样的句子:漠北射雕,江南听曲,娴静时,幕天席地饮酒舞剑;雅至时,红袖添香,灯下吟诗。无有波澜壮阔,无有跌宕起伏,此世此生,千帆过尽,风轻云淡,也算功德圆满,或能含笑九泉。

今日酒醉,便误入藕花深处;明日酒醒,便将那绿肥红瘦把玩。所谓的肆意妄为,便是这样的淋漓尽致。宛若夜来清梦,说不请的精彩绝伦,道不明的美轮美奂。

而后的随心所欲,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因为那种近乎宿命般的眷恋,那种无法自拔的心结。我开始惶恐不安,我开始措手不及,我不敢去轻易的触碰,仿似易碎的玻璃。

只恐韶华易逝,不能梦想成真;害怕天数使然,不能得偿所愿。只是我依旧有所憧憬,心中泪水和脸上的笑容,总显得拧巴,让人厌恶。

我想,我是该想些什么了。

于是我到了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想我是对的,黄昏时分,如约而至,一轮红日,一碗牛杂,一叠牛肉,一盘四季豆,一老一少,两杯清茶。

我见了师父,他满脸笑容,和蔼可亲之余,头发有些花白了。他说话很是风趣,天命之年的他,和我侃侃而谈。师父是个有故事的人,他说每个听他故事的人,都会聚精会神。这一点,我是可以对天发誓的。

红日西坠,牛肉见底,茶过三巡,菜过五味,伴随着师父口中的几次大起大落,的归于平静,如今的宠辱不惊。我整个人也从开始的目不转睛,的心惊肉跳,如今的叹为观止。那如龙游九天的一生,仿似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而今亢龙有悔,便能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苍天为证,我有些痴了。

我从未想过自己的一生将会有怎样的惊心动魄和光彩夺目,有些憧憬,便是在那梦醒时分,垂垂老矣的我,能够独倚幽窗,燃上一颗香烟,看转角的青石小巷在烟雾中或隐或现,撸撸下巴上的山羊胡,满心欢喜,淡然一笑,静静老去。

只是这梦醒早了些,我开始享受迷茫,似乎我想过早的透支我的下半生,却将我的上半生丢在彼岸,那里尘埃满布,杂草丛生。

我承认我是害怕了。

我害怕姹紫嫣红开遍,却不是我爱的硕果累累,当真良辰美景奈何天,伤心乐事谁家院;

我害怕风住尘香花已尽,却不是我要的月朗风清,结局乃物是人非事事休,未语泪先流。

一个年长我几岁的姐姐说我:你年纪轻轻,却满肚子愁苦,这般多愁善感,愤世嫉俗,事业心自然大打折扣,这对一个男人来说非常不好。

当时的我并未明白那“非常不好”是何意!不过她是个称职的姐姐!说起话来心直口快,比起那些“色厉而胆薄,好谋而无断,干大事而惜生,见小利而忘命”的所谓的人却是好过千百倍的。

天可怜见:我们崇尚专注一生的事业,更赞叹自由奔放的灵魂。这样的话,无可厚非;不过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便是我起初认定的事,认定的人,哪有这么轻易改变。若得磐石转,待到心席卷,我还会固执些时辰。我便是这样的人,死心眼,一根经,寒山石径,乘白驹而行;波涛汹涌,驾扁舟横渡。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

只是走完人生的上半阙,我当真没有学会回眸一笑,自然也就不能端坐在磐石上,醉倒在落花前!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那早已注定的悲剧,若是一味的黯然伤神,何苦自寻烦恼。

精囊囊肿患者的日常护理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好
云南癫痫较好医院排行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