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桃花劫江山文学网1

时间:2019-07-14 00:30:4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晴空万里,遍野青翠如新洗。    我坐在窗边镜台前微微侧着头,一遍遍细细梳理着如缎长发。晨光穿过敞开的窗,洒在如瀑黑发上,恍若撒上了一层金粉,璀璨夺目。随意绾了个发髻,形如振翅欲飞的蝴蝶,再斜斜插上一支银色步摇。随着步履翩跹,珠串相撞,发出悦耳的叮铃脆响,令人心情倍感愉悦。    是的,心情愉悦。    因为我在等候一场早已注定的相遇。自从十年前,莫名停留在这个空寂的茅屋中,忘记了名字,亲友,身平的我,记得的是:等待,等待一场早已注定的相遇。    漫长的等候,并没有让我焦灼不安,更不曾抹去心头的期待。反而,随着朝朝暮暮的翘首相盼,随着日日夜夜的时光流逝,随着相会之期的愈来愈近,我的心渐渐趋于一种奇特的平衡,期待的喜悦如同陈年好酒越酿越醇越醉人。    而今天,我知道,那一个在梦中无数次出现过的擦肩而过,回眸一笑的瞬间,即将到来。    于是,我早早起身,梳妆,我要以完美的姿态去迎接这一场相遇。    细描小山眉,轻点绛红唇,再在眉间贴上昨日备好的桃花。天生丽质的我,是不需要过多妆饰的。    缓缓起身,踱至橱前,取出一套粉色衣裙换上。金银粉三色丝线绣成桃花纹饰的缎制衣裙外罩了层粉白色纱衣,随着裙摆飘飘,那纹饰如雾下水波般隐隐晃动,流光溢彩。    将腰带打上一个桃花结,我轻轻推开屋门,却陡然被院中怒放的桃花迷了眼。    昨日还是含苞的花蕊,今朝便迫不及待的喷薄而出,向世人展示自己傲人的身姿。    这桃花是我十年前,一株株亲手栽下的。在这个期盼良久的相遇的日子,看到它们开得如此绚烂,我的眼眶禁不住一阵发热,似乎思绪万千,却又什么都没有想到。    走到离我近的桃树下,我抬起右手,想要折一枝桃花。袖襟滑下,在手腕处露出一段牢牢贴系着的红线。不知为何,每次看到这根红线,我总会觉得心中好似有千万个蜂蚁在来回钻爬,疯狂噬咬,而手腕处则是被刀砍断似的刺痛。    我迅速用袖子将红线掩住,将折下的花枝插在腰畔,返回屋内,端出一个装着几件衣服的木盆,准备去茅屋半里外的一条溪边浣衣。    溪水清凉见底,几尾肥大的鱼儿在石间嬉戏。    我坐在溪畔一个较大石头上,撸起袖子至臂弯,褪去鞋袜,将光洁如玉的小脚伸入水中。十个小巧的脚趾踩在水底一块大而平滑的石头上显得玲珑可爱。然后,我半探着身子,浣衣。如瀑黑发自肩边倾泻而下,险些坠入水中。    不一会儿,背后不远处的羊肠小道上传来马铃声叮当。    马蹄声急,马蹄声缓,马蹄声近,马蹄声止。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告诉我:他,来了。    “姑娘,请问……”    我按耐下兴奋的就要跳出的心,脸颊粉润,星眸迷离,睫毛轻颤,鼻尖略皱,樱唇微张,扬起稍尖的下巴,缓缓转身,好似疑惑的看向他:锦衣华服,俊眉朗目,文人特有的韵味自那白皙的面庞流露,意气风发,而眼角一条细小的纹路则暴露了他的年龄。    有风拂过,额前整齐的刘海一阵慌乱。    我成功的看到他被我好似不经意间显现的美震撼的失了言语,只是呆呆的看着我,眼睛一眨不眨。    “美目盼兮,巧笑倩兮……”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放肆的上下打量起我来,嘴中一遍遍的念叨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我在他那如同燃着火光的眼神中,自水中走上岸,垂下头,露出白晰修长的脖颈,玉琢似的娇小双脚赤裸裸的踩在斑驳石头上,不意外的听见他一阵抽气。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我浅浅的笑了一下,立时又恢复成羞涩模样。    “姑娘。”我抬起头,只见他低下头冲我抱了抱拳歉意道:“姑娘仙人之姿,适才多有冒犯,还请多多见谅。”    致完歉,他又抬起头,直直的看着我,眼中不无一丝得意,道:“鄙人乃是当朝中书令,今次返乡祭祖,前世修福,得以偶遇姑娘。因口中干渴,还望姑娘能够赐清水少许,可否?”    我微微欠身,点点头,示意他跟着我走。    他走到马队前,似和众人说不得相随之类的话,便紧紧跟在我身后。    我端着木盆步履翩跹在前,他摇着纸扇晃头晃脑在后,却始终保持一米左右距离。    不一会儿,便走到茅屋前。我停下脚步,准备伸手推开栅栏。    看着院中纷繁桃花,他突然便一步贴了过来,一手轻揽我的细腰,一边凑到我的耳侧,低低笑了一声,轻轻道:“原来你喜欢桃花阿!可是,我更喜欢你!”    我故作羞涩状,以袖掩面,转过身去,急急脱离他的范围,快步走向屋内。    “哈哈哈哈……”    志在必得的猖狂笑声,自身后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站在窗边,听到他走进来,“啪嗒”一声将门扣上后,便缓缓转过身,冲他浅浅的笑。    “美人,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他饿狼扑食似的将我死死抱住,按在墙上,不住揉捏,不顾头脸的亲吻着。    “这是什么?”摸索到我的腰带,并准备解开的他,突然发现我插在腰畔的花枝,便一把取下,扔在一旁。他一边撕扯着我的衣衫,一边不停啃吻着我的上身,还一边忙中偷闲道:“美人,既然你喜欢桃花,以后我就送你一座桃园,如何?”    仿佛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本来一直保持浅笑嫣然的我,突然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    如此突兀,如此凄厉,如此决绝!    被吓了一大跳的他终于停止了动作,诧异的看着大笑不止的我。    “送我一座桃园?送我一座桃园?……”我边笑边重复着这句话,仿佛这是天底下的笑话似的:“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他的脸从诧异,到惊恐,再到扭曲,不过一瞬而已。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我,然后又电石火花地从我身上跳起来,迅速退倒屋子的另一边。    我继续大笑着,笑得嘴都合不拢,笑得喘不过气来,笑得心头阵阵抽痛,笑得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滑落。    “十年了,十年了!十年来,我都不敢这样的笑,你知道为什么吗?”我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他,大声地问道:“你不知道,是吧?就如同你想说你不知道当年的事一样,对不对?”    “哈哈哈哈……”    随着恣意而凄厉的大笑,我的脸,我的艳如桃花的娇媚脸庞,破裂,脱离,一块块,掉落在地,粉碎。    “阿-----”他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惊叫出声,瘫软在地。    突然,看着地上的花枝和我衣裙上的纹饰,他像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路跪行到我面前,我看见他似乎把什么藏到了袖中。    他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腰,眼泪泗流,不知是怕,还是悔?    “桃儿,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我不对,一切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只要你放过我,我什么都听你的……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话音未落,就听“噗”一声,他攥着一根桃花枝划破衣帛,刺入我的身体,却,没有血流出。    惶恐得无以复加的他,呆愣片刻,刹那松开攥着花枝的手,转而紧紧握住我的右手,将额头贴在我的手背上,似乎这样可以让我切身体会道他的悔恨:“桃儿,我错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是我对不起你。只有用命才可以偿还你对我的情谊,我不奢望什么,我只希望能死在当初我俩相遇的那片桃园……桃儿,我求求你,等我回到家乡那片桃园,等我再看一眼那当初的桃园,你再杀我。桃儿,求求你……”    他边说,边用力摇晃着我的手哀怜乞求着,力度越来越大,似乎这样可以说明他的诚心。却不料,他手中一紧,竟然把我的右手给扯了下来。他呆呆的望着手中仍然握着的离开主人的右手,断处还半牵连着一根红线。    半晌,他顺着红线往上看去,另一半连着残缺的右臂,再往上,则是我甜得可以溺死人的笑容。这样的笑容挂在一张斑驳破损得连五官都分不清的脸庞上,说不出的惊悚恐怖。    “你忘记了吗?是你派人将我杀死烧掉,是你让他将我的手砍掉作为信物返还给你,是你的富贵妻子让他把我的脸划烂割掉。”我笑着诉说着血淋淋的旧事。    “阿------”又是一声惊叫,他使尽全身力气,跑到门口。无法支撑站立的他,倚靠在木门上,去搬门闩,却怎么也打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形如鬼魅全无生气的我,站在原地,肆无忌惮的大笑,脸上还扑扑地往下掉碎渣。    我笑着弯腰拾起那花枝,冲着已经凋零的花朵吹了口气,它便化为妖异的粉蓝火焰。将它随手抛在墙边,不一会儿,熊熊燃烧的火焰自屋角开始蔓延。    “不要……不要阿……桃儿……求求你……不要……”    风起,焰行。    在灼灼烈火中,烧去是十二年前那场桃林初遇,是十一年前那场赶考送别,是十年前那场抛弃妒杀,是十年后的这场相遇诀别……    当一切凡尘过往化为灰烬,我便会涅槃重生。    不一会儿,整个茅屋都被燃着。桃红色的火焰,随着风势越来越盛。有零落的火星,四处飘散,如同春末时尽的那一场花雨。    好一场落英缤纷。 共 35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输卵管阻塞很严重,这些表现症状你应该了解
哈尔滨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医院治癫痫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