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每逢佳节被逼婚春节遭遇代际观念交锋

2018-11-02 11:57:07

每逢佳节被逼婚:春节遭遇代际观念交锋

原题:90后入编“被逼婚一族” 有颜有钱成硬指标

春节期间,“逼婚大战”借道假期烽火再起。正当“80后”们因为被催婚而和亲友“鏖战”之时,开始迈入晚婚门槛的“90后”们也开始和“逼婚军团”打起了春节遭遇战。

面对家人全程高能的催促态势,有人熟视无睹,有人被迫和谈,有人奋起反击。在“每逢佳节被催婚”这道坎儿上,有人安抚了亲友,却拗不过父母;有人敷衍了父母,却终跨不过自己那一关。

母亲逼婚“用兵如神” 相亲搁在年初一

“我的相亲竟然被安排在大年初一,我深深地醉了”,留学归来的齐祁春节前刚刚在上海找到了一份律师的工作,就立即被老家的母亲再次推入了相亲大军。催婚的这一年来,齐母没少费心,年初一的安排则是齐母打响羊年催婚行动的“枪”。

据齐祁说,以此前几次相亲的经验,齐母抖出的本领招招“绝杀”,堪比兵法:

——“先斩后奏”,越过女儿的意见直接张罗,即使男方情况不明,也告知女儿相亲可期;

——“趁火打劫”,在女儿忙的时候把自己觉得好的对象硬塞给女儿,让其无暇判断就“赶鸭子上架”;

——“假痴不癫”,一旦齐祁对相亲安排表现出抵触心理,齐母便哭闹相向;

——“反客为主”,母亲在整个相亲过程中总揽各类大小事务,甚至要求女儿如实汇报每次见面的细节。

齐祁坦言,所有的红娘资源都得益于母亲的熟人络,而身为中管干部的母亲更是个争胜心强的女子。母亲在事业上获得成功后,便将胜负欲投射在自己身上,对女儿的过度关注也让齐母陷入了焦虑。“恐婚的不是我,是我妈,生怕我嫁不掉”,齐祁说。

无论是络“越洋相亲”,还是面对面的直接接触,截至目前,齐母所有的安排全部告败。齐祁则表示,自己之所以接受母亲一次又一次的不靠谱安排,是担心自己的忤逆会让母亲在朋友圈难堪,而缺席相亲也会影响母亲和熟人的关系。

让齐祁感到意外的是,一次又一次“赶鸭子上架”式的相亲,却让自己日益变得平和,母亲再荒诞的安排也能让她处变不惊。虽然也会心烦意乱,但她已经整理出一套应对方针。“全当是去见客户了”,齐祁一挥手说道,“找对象就跟找工作一样。”

好不容易过了被问成绩的年龄,转眼又要到了被逼婚的年纪,24岁的齐祁说,“真心不喜欢相亲,因为场面从来都很尴尬。”

家人选婿设“三道防线”:有颜,有钱,有学历

同样是在父母的朋友圈里“夹菜”,甘肃姑娘梁亦可对于家人的话近乎完全服从。她来自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如今正在攻读硕士学位。由于自幼家教严格,感情经验不足,她的父母担心女儿在找对象这件事上没有辨识力,便以经济能力不足为由,否定了女儿首次自由恋爱的成果,转而从自己的圈子里“淘宝”。

大学、专业、恋爱……梁亦可人生的每一件大事都是父母拿主意。其好朋友肖俣以旁观者的姿态评价道,梁家的要求分三道门槛:若是家底富足之辈,那么长相看得过去、学历本科即可;如若不是“款爷”,则对方须是研究生;要是对方为家族企业的“公子哥”,则对学历没有任何要求。

但肖俣认为,“这不是拜金,是想给女儿既有保障又有品质的生活,所以才比较看重经济实力,这个我也赞同。”他同时说,自己的这位朋友没有恋爱自由,但也应该看到,“她对家人过于依赖。”

有声音指出,虽然今天的年轻人往往受过比父母更好的教育,有更广的见识和生活前途,但并未撼动父辈的权威。子女的发展严重依赖父母的投资,受教育要父母出学费,就业要父母找关系,买房要父母出首付,工资菲薄或失业要“啃老”,“拼爹”式的生存竞争让他们未必情愿地维持着与父母的紧密关系,强化原生家庭对他们的控制力。因此,现代年轻人仍然严重依赖原生家庭。

不愿离开父母关照的温床,却渴望初尝自由择偶的滋味,这个寒假,梁亦可终遵父母之命,和“已过审”的对象“接触看看”。

薄壁黄铜管
篮球馆木地板
芝麻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