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陈水扁家庭的四种可能

2018-10-29 12:52:06

陈水扁家庭的四种可能

台海8月28日讯 台湾媒体人公孙策今天在海峡导报发表评论文章说,报载“阿扁向高僧诉说‘感叹世态炎凉’”,什么叫“世态炎凉”?阿扁还坐在位子上的时候,不管“出”什么“包”,都有一大群民代、名嘴跳出来帮他辩白;如今阿扁下台了,老婆孩子涉嫌海外洗钱,那些民代、名嘴一个个表态“假清高”(借陈幸妤用语)———这就叫做世态炎凉。  四年多前爆发“陈由豪献金案”时,沈富雄沈大佬即使百般不愿,却也得煞费苦心想出一套“四种可能”说法,为阿扁遮羞。如今阿扁身陷众叛亲离境地,没有人挺身而出为他辩护,连律师都落跑了,只有公孙策出来越俎代庖,替他想出“四种可能”:  可能之一:吴淑珍为什么要把存在海外的钱,搬过来、移过去,终致惹来“反洗钱激进团体”的注意?存着不动,不就没人知道了吗?  东晋大将军陶侃,在没有战争的承平日子,每天都要将一百块甓(一种砖),由东边搬到西边,明天再由西边搬到东边。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为了锻炼身体。”  吴淑珍没办法搬砖头,但是却必须天天练习调度资金,效法陶侃,做好“日后作战需要”。  可能之二:陈致中从来没有做过事、赚过钱,但是他和太太的户头却有巨款频繁进出,不是太明显了吗?怎么那么笨呢?  读过李密《陈情表》吗?他是向晋武帝请辞“太子洗马”的职务。这个职务是太子宫属官,但并不是替太子“洗马”,而是在太子出巡时,担任先导,亦即太子“先马”。  阿扁派给陈致中的幕僚必须具备什么条件?不是“先马”,当然更不是“洗马”,而是“洗钱”。如果有经验老到,且忠心耿耿的人襄助“太子”,那又怎么会出这种“包”呢?  可能之三:陈幸妤心直口快,说“那些要选举的人,那一个没拿过我爸爸的钱”,吓得民进党一堆人慌忙表态。

[1][2]下一页

金侨宸公馆
桃树苗
颐和香醍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