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公务接待锐减基层官员饭局少了工作能完成了

时间:2019-05-14 20:54:1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公务接待锐减 基层官员:饭局少了 工作能完成了

“按一晚上三个饭局来算,一个饭局起码要待20分钟、喝二两酒,三个饭局就是一个小时、6两酒。酒喝完人就很累了,当天工作没法做了。”

整个6月,湖南省资兴市委办副主任黄昱只安排了一次接待上级官员的工作。而在2012年,资兴市接待的部级官员有八十多人次,厅级官员有两百多人次。

资兴坐拥国家4A级景区东江湖,每到夏秋季节,湖面烟波浩渺、云蒸霞蔚,吸引大量游客。每年湖南省各级政府有不下十个重大会议在此举办,各类官方名义的观光考察团更是络绎不绝。

资兴出现这一变化,主要原因来自中央2012年年底出台的八项规定。黄昱告诉南方周末,八项规定出台前,上级官员到资兴视察工作,一般资兴市党委、人大、政府、政协、人武部等五大班子都要派人陪同,“一两个领导来视察,饭桌上常常超过十个人”。

由于接待任务多,市委书记和市长常因各类饭局而脱不开身。黄昱说,领导来访多的时候,市委书记、市长每天有6个饭局,往往是在这一桌顾不上吃饭,敬完了酒后,马上赶赴下一个饭局。

资兴的变化并非特例。南方周末采访发现,八项规定出台半年以来,许多地方党政部门的公务接待大量减少。尽管各地公务接待规格、方式、标准等各不相同,但公务接待的压力都出现锐减。

接待任务少了,负责接待的地方官员们感到工作轻松了不少,官员们也不再忙于应酬,有更多时间处理政务。

“省领导很自觉,办完事情就走了”

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之前,各地也在试图限制居高不下的公务接待,但效果不佳。

例如在2011年6月,河南信阳出台新规,要求接待时“抽河南烟,喝本地酒,吃信阳菜”。当地官方说法是,本土产品价格适中,也能推介地方产品形象。1个月后,媒体回访发现,当地一些官员认为新规有“地方保护主义嫌疑”,且“本地烟酒也有贵的”。新规未得到很好的执行。

2012年12月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出台中央政治局改进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其中明确要求要轻车简从、减少陪同、简化接待,并要求厉行勤俭节约。

八项规定出台后,中央高层率先垂范。2013年1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湖北恩施调研时,南方周末曾探访他当时住宿的武陵都宾馆,发现与5年前李克强到当地考察时的食宿相比,菜的数量减少一半,住的房间比上一次简朴,房间里甚至连鲜花都没有摆。调研期间没有迎来送往,陪同官员也大量减少,李克强到基层调研时,恩施州只有州委书记、州长等少数几名州委常委陪同。

自上而下的革新,往往比自下而上的容易推行。中央高层的示范,引起地方官员们效仿。湖北恩施一名副厅级官员告诉南方周末,八项规定出台后,次公务接待剧减,当地的会所生意明显清淡了。

湖南一名县委书记对南方周末说,当地招商引资,准备建五星级宾馆。八项规定出来后,他很担心将来宾馆建成后的生意。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湖北公务接待、相互吃请也大幅减少。一般春节之前,干部之间相互吃请为普遍,往年一些单位会开十几桌酒席吃年夜饭,今年春节都取消了。现在很多酒店受到冲击,营业额减少,也与政府部门请客减少有关。

在湖南资兴,市委书记、市长们的接待也明显减少。资兴市委办副主任黄昱介绍,该市今年上半年的公务接待,连去年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现在有时一天只有一个饭局,有时没有。上面下来视察的领导,也大幅度地减少。”

湖北省公安厅政治部办公室副主任刘少坤向南方周末介绍,公安厅今年公务接待也大为减少。过去,省级官员到该厅视察或调研,一般都会留下吃饭。八项规定出台后,“省领导很自觉,办完事情就走了,不吃饭”。

“饭局少了,工作效率提高了,基本能做到当天的工作当天完成。”刘少坤说。

刘少坤认为,新八条限制的核心不是接待领导的数量,而是接待领导时有没有大吃大喝。“我们上次陪同领导下基层,都是吃盒饭。领导要求我们吃盒饭,这就相当于没有公务接待的消费。”

刘少坤所指,其实是接待内容的变化,这一点黄昱也有同感。他介绍说,以前“一人来访多人陪同”的接待模式下,菜品酒水虽不,也很容易超过千元。现在,一般都是在资兴宾馆吃45元的自助餐。而且,“我们一般下乡都吃盒饭,只有省部级领导才吃自助餐。”偶有饭局,接待办也选择当地酿的谷酒,贵不超过200元,整桌菜价格维持在千元以下。

公务接待旅游的,也在减少。中部省份一名负责接待的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过去领导下来后,一般会玩半天,根据就近原则,离那个风景区近就安排去那玩。旅游结束后,还要请领导吃顿饭。八项规定出台后,领导们基本上不出去玩了,公务完成就回去了。

黄昱说,接待少了,书记、市长去工地视察、建设惠民工程、招商引资、考察技术项目的时间多了。

公务接待少了,支出也相应减少。黄昱告诉南方周末,6月29日,资兴市委会议决定,将2013年资兴市所有行政预算下调5%,公务接待预算也下调5%,将民生方面支出提高10%。

接待任务少了,一些地方接待办开始承担其他工作。黄昱说,资兴接待办的干部工作重心有了转移,开始联系群众工作。他们内部出台规定,每个干部都必须选择一个对口的村,每个月至少去村里视察一次,并帮助民众解决问题。

“接待工作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

接待工作虽然在党政工作中处于后勤位置,但它现实的重要性,却不能低估。南方周末曾经报道,曾有11个以上的地级市接待办主任不约而同作出如下年终总结:“接待工作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它不是全局但事关全局,不是中心却牵动中心。”

公开资料显示,新中国的公务接待工作规范化始于1958年的次全国交际接待工作会议。在战争年代,各级党政机关的接待部门多称为“交际处”。之后渐渐更名为接待办公室,初多隶属党委办、政府办。

2006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明确国内公务接待是指“出席会议、考察调研、学习交流、检查指导、请示汇报工作等公务活动”。

在全国范围内,各地的接待部门所属序列各不相同,有的属于党委、政府办公厅(室)的一部分,有的单列为直属事业单位。接待办主任一般由党委、政府办公厅(室)副秘书长(副主任)等官员兼任,可见对接待工作的重视。

在湖南资兴,公务接待一般都在资兴宾馆,这是一家三星级宾馆,属于国有资产、副科级事业单位,宾馆总经理由市委组织部任命。

公务接待工作被各级党政机关所重视,与公务接待的对象特殊有关——地方官员们接待的对象,主要是上级官员和同级官员,也包括前来考察开发项目的投资商。做好接待工作坏,往往被地方领导视为向来宾展示地方形象的关键手段。

武汉大学地方政府公共服务创新研究中心主任陈世香对南方周末介绍,公务接待大部分是下级接待上级主管部门,而直接关系地方发展的许多项目都是上级来控制投资。

为了让领导和来宾满意,公务接待的陪同工作十分讲究。大多数时候,公务接待遵循行政级别对等原则。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向南方周末介绍,如果上面来的是司长、厅长,该局就是局长接待,若是副厅长来,那就是对口分管的副局长接待。

资兴市委办副主任黄昱说,在资兴,党委系统来的官员,一般由市委书记出面陪同,而市长出面则陪同政府系统的视察人员。但在一些重大场合,比如有高级别官员或有大投资商来访,书记和市长会同时出席,以示尊重。

在迎送、住宿方面,各地也都有一些具体规定。例如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前,湖北省纪委监察厅的公务接待办法规定,中央系统内正厅局级官员及外省纪委副书记以上官员,可享受贵宾室迎送,住宿安排的是东湖宾馆的套间,外出参观时,可安排车辆和陪同人员。其他级别来宾,一律安排在政府采购公务接待定点宾馆,房间规格取决于官员级别的大小,副厅(司、局)级领导安排单间,处级以下来宾安排标准间。

当然,部门“实力”不同,接待的标准也有差异。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告诉南方周末,该局公务接待比较节俭,一般住不起东湖宾馆。

中国人传统讲究“礼多人不怪”,在不少地方,公务接待出现违规、超标现象,也比较常见。例如,《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中,曾明确规定党政机关不得违反规定到风景名胜区举办会议和活动,严禁以各种名义和方式变相旅游。但在江苏连云港市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务接待工作的意见》中,却规定,市接待办负责接待的宾客需要参观景点、景区的,门票费用由市接待办公室统一结算。

随着各级党政机关交流日益频繁,公务接待量越来越大、接待费用水涨船高,让部分地方官员苦不堪言。湖北省一位负责接待的副处级官员向南方周末介绍,在以前的接待高峰期,他一个晚上多要跑三个饭局,而且几乎每天都有。

“按一个晚上三个饭局来算,一个饭局起码要待二十分钟,起码要喝二两酒,三个饭局就是一个小时、六两酒,酒喝完人就很累了,当天的工作基本就没法做了。”该官员说。

领导来少了,关系疏远了?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各地纷纷出台配套政策,简化接待标准。比如,领导来了谁陪、多少人陪,各地都在发文做出具体规定,但标准不一。

2013年5月,湖北省孝感市下辖的应城市和孝昌县为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相继出台配套政策。在公务接待的陪餐人数上,应城市规定,公务接待时陪餐人数不得超过来客人数的60%,孝昌县则规定陪餐人数原则上不超过来宾人数。而湖北省纪委监察厅此前的规定是,陪同人数一般人,来宾人数较多时,陪同者不得超过来宾的三分之一。

资兴市委办副主任黄昱介绍,过去省部级官员到资兴,五大班子都要派人陪;现在到资兴,多安排两人作陪,厅局级及以下干部到资兴只一人陪,一般是对口科级干部接待。

各地各部门关于陪同人数的规定差别很大,公务接待的费用支出仍会有较大的差别。各地公务接待每年的实际费用究竟多少?南方周末采访的多个省市地方官员,都不愿透露。

陈世香注意到一个新动向:以前政府部门接待都到豪华酒店进行,现在都基本回到机关内部的食堂来招待。陈世香担心,在机关食堂关起门来吃喝,实际消费可能更高,社会监督难度也更大。长期在食堂进行招待,食堂消费越来越向市场消费看齐,比如请大厨,实为少数人服务,增加招待成本,导致资源闲置。

陈世香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机关装修豪华食堂搞公务招待的,近日已多次见诸报端。在号称已在全省各乡镇普遍建立“廉政灶”制度的陕西,7月2日《汉中》报道称,个别部门和单位在“廉政灶”上动起了脑筋,不惜花费财力物力在机关食堂装修起包间,将“廉政灶”变成为“特殊小灶”,饭菜档次也逐步提高。上级领导来了陪着吃,没领导来自己吃。

公务接待经费属于三公经费。三公经费居高不下,公务接待要减少,还需更好的制度支撑和更多有效的监督。

湖北省天门市纪委书记廖鸿韬认为,中央有关部门实行了向下级布置硬性缩减“三公”经费指标的做法,但并没有出台具体指导措施,造成由下至上按缩减比例倒推数据的现状,收效不大。

廖鸿韬建议,在公款招待领域实行财政预算计划内的费用包干制度;“一把手”因权力空间过大、“三公”消费随意性和盲目性过大,也有必要实行权力制约和分权制衡。为有效控制公费接待,应实行群众评议制度,每年由群众对领导干部等进行“评议”,对好吃、好玩、好旅游的干部进行预警处置和谈话提醒。

对地方领导和为领导服务的接待办而言,并非所有人支持缩减三公经费;相反接待减少让一些人喜忧参半。“接待少了,意味着地方官员和上级领导见面的机会少了。”湖北一名负责接待的副处级官员对南方周末说,领导到某个地方多,那说明这个地方事情多、问题多,领导比较关心。

在不少地方干部心里,接待也是生产力,领导接待好了,对地方争取资源和项目,往往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湖南一名基层接待办官员担心:现在领导来少了,关系疏远了,地方发展会不会受影响?

水陆挖掘机
香椿苗
体育木地板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